舒嘉颖海外购店被职业打假人敲诈勒索

时间:2020/8/21 14:44:55   作者:小飞侠   来源:中国娱乐网   阅读:6   评论:0

舒嘉颖海外购店被职业打假人敲诈勒索

  说起明星,大家肯定想到的是舞台上那些光鲜亮丽的形象,但是很多明星私底下其实也是老板。而舒嘉颖被人熟知是因为“中国的第一代偶像练习生”、韩团A2组合中国籍成员,但其实舒嘉颖也是一家海外购店的老板。不过,近日舒老板的海外购店却出了一点问题,被“职业打假人”敲诈勒索。今日,舒嘉颖就此事再发微博:“感谢大家的关心,这是一伙职业打假人,目前已经报警处理。”

  昨天中午,舒嘉颖连发两条微博,称遭遇“职业打假人”敲诈勒索!缘由是“职业打假人”李某龙于2020年8月10日在舒老板的海外购店购买两罐奶粉,之后指出其未按国家规定加贴中文标识向工商举报,威胁店家退款并支付商品价格十倍款项,只要给钱,马上撤诉。

  消息一出,网友瞬间炸开了锅。身处在娱乐圈当中,明星艺人的生活在台前总是充满着光鲜亮丽,而谁又知道他们私下的生活中经历过怎样的黑暗?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总有些人背后藏着鲜为人知的事情,与下面几位明星相比,舒嘉颖被“职业打假人”敲诈勒索的事情就有点小巫见大巫了。

  四大天王之一的刘德华曾被黑社会威胁拍电影

  刘德华在娱乐圈的地位是非常高的,他主演的电影票房都很高,在早前,当时的香港娱乐圈是很黑暗的,早些年的时候,就有大佬想要找刘德华拍戏,刘德华不同意,后来这些人就直接拿着枪到他公司威胁他,就问你“怕不怕?”,刘德华无奈只能顺从他们,拍摄了电影。可见当时的娱乐圈存在着多大的黑暗。

  刘嘉玲因拒绝合作拍电影遭绑架拍照

  最惨的就要数刘嘉玲了,当初她由于拒绝与黑社会拍片,惹恼了一位大佬,最后被绑架拍照,致使刘嘉玲的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当时已经是刘嘉玲男朋友的梁朝伟并未对刘嘉玲的遭遇感到嫌弃,而是依旧和她在一起并结婚,现在的刘嘉玲在梁朝伟的安慰下已经走出了当年的阴影,只是可惜的是他们至今都未生育过小孩。

  大哥成龙遭当地混混敲诈索要场地费

  说起大哥成龙,那应该算是家喻户晓的明星了,当初他在拍摄《尖峰时刻》2的时候,就曾遭到当地小混混索要场地费50万,这件事在港台娱乐圈可是引起了巨大轰动,成龙当即作出反应,迅速召开记者会,以大众的力量压制了当地混混,不愧是大哥,抵抗手段就是厉害啊。

  像这样的事情其实还有很多,明星的背后不尽是光鲜,也有苦楚,相比以前的香港娱乐圈,现在的娱乐圈好太多了,不论是明星还是我们自己,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都应该向大哥成龙和舒嘉颖学习,即时做出反映,运用大众的力量以及法律手段,惩罚那些作恶的人。

舒嘉颖海外购店被职业打假人敲诈勒索

  明星开店遭遇“职业打假人”敲诈勒索  舒嘉颖:已报警

  8月18日,男星舒嘉颖联发两条发微博称,遭遇“职业打假人”敲诈勒索!犯罪嫌疑人:李俊龙(男,身份证号码:43052120000318379393,住址:湖南省邵阳市邵东县仙槎桥镇大石村大石组57号)。8月10日,嫌疑人在香江海购湖南省宁乡市天虹店购买两罐奶粉,价值520元。之后指出其未按国家规定加贴中文标识向工商举报,威胁店家退款并支付商品价格十倍款项,只要给钱,马上撤诉。8月18日,被嫌疑人敲诈成功,犯罪嫌疑人收钱后向工商撤诉。”微博下面还有数张未打码的截图。

舒嘉颖海外购店被职业打假人敲诈勒索

  据了解,香江海购是中国内地男星舒嘉颖于2016年创立并担任形象代言人的跨境保税进口商品直购店全国连锁品牌,香江海购宁乡天虹店位于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市玉潭镇春城万象广场天虹百货B1层,于2018年2月3日正式营业,是一家以销售包括进口母婴、婴幼儿配方乳粉、营养保健品、护肤品在内的全球进口商品专营店。

  今日上午,舒嘉颖再发一条微博,“感谢大家的关心,这是一伙职业打假人,目前已经报警处理。”

  记者调查了解到,职业打假其实并不鲜见,且早已形成产业链。职业打假人主要有“吃货”和“赔偿”两种套路,“吃货”是指收货后申请退款但不退货;“赔偿”是以举报、起诉等手段要求商家高价赔偿。这伙人将商店目标设定为进口商品专营店,在这其中专门选购没有中文标识加贴的商品,整体数额在千元程度。目的就是使得受害人被敲诈勒索后因为自身违规销售行为不敢轻易报警。职业打假人购买商品后,就会联系店家,指出其未按国家规定加贴中文标识,威胁店家退款并支付商品价格十倍款项,不然就会向工商举报。到这一步一般店家是不会轻易屈服的,但这只是第一步铺垫。店家的不妥协是职业打假人预料到的,因此就进入了下一个阶段,正式向工商部门进行举报投诉!职业打假人以此向店家施压,并告知店主,只要给钱,马上撤诉,不然,你这店就等着关门吧!这时,绝大多数商家或是因为心虚、或是因为担心影响生意,基本都向职业打假人做出了妥协,被敲诈成功。职业打假人收钱后向工商部门撤诉。

  法律专家认为,这种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之规定,涉嫌敲诈勒索罪,且多次实施犯罪行为,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

  “维权”为名敲诈钱财

  无独有偶,与舒嘉颖境遇相同的还有杭州下城区某超市食品科负责人张先生(化名)。2020年5月9日,一名消费者领着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来到张先生所在超市“维权”。

  这名消费者走到一货柜前,找出一包过期笋干。该消费者出示购物小票,表示自己在张先生的店里买了包已过期的笋干。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表示将对此调查处理。后该消费者找到张先生谈判,超市支付了3000元赔偿金,双方和解。

  张先生表示,类似这样的事情,超市不是第一次碰到了。这几位固定的“消费者”自称“职业打假人”,总能找出超市里的问题商品:有时是商品里有头发等异物,有时是商品没有生产日期,有时是商品过期了……然后要求超市给予数百元到数千元不等金额的赔偿。

  不仅如此,这批“职业打假人”还隔三岔五地向超市索要烟酒(多指定要中华烟、茅台酒)和红包(金额在三五百元)。如果不答应,对方就会每天上门来“维权”,并且向市场监管部门举报。为了“息事宁人”,张先生和同事们每次给予适当赔偿,或者让这些人找问题商品的供货商赔偿。

  在职业打假人的办事规程中,向监管部门投诉举报是重要一环。为牟取非法利益,职业打假人往往大规模对商家进行恶意投诉与威胁。大部分的执法资源被用于处理职业索赔举报及其后续的信息公开、行政复议和诉讼、纪检监察等,造成执法资源被不正当挤占。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收到职业索赔投诉举报共76000多件,2018年上升至176000多件;2019年上半年,在深圳市场监管部门与多个执法、司法机关的合作打击下,职业索偿现象得到了一定程度遏制,数量有所回落,但仍有28000多件。

  各地职业打假典型案例

  2018年8月,国家工商总局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中对以营利为目的的知假买假行为作出不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

  2019年5月19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发给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办公厅的答复意见中,最高院首次表态:可以考虑在除购买食品、药品之外的情形,逐步限制职业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为。

  杭州:打假为名敲诈勒索为真!23人落网

  陈先生(化名)是杭州一名食品供货商,商品覆盖杭州某大型超市各大连锁店,谈起这伙“职业打假人”他有很多话说。陈先生说自己2017年开始被这伙人盯上后就噩梦不断,4年下来赔了将近20万元,仅2019年一年被迫索赔就多达51次,涉及金额5万余元。2019年底,对方还来电声称其老板开了家足浴店,要求陈先生去“恭喜一下”。因为怕影响自己在全市各大超市的声誉,再加对方打着“维权”的名义,自己也没有办法。直到最近一次,对方拿着一件商品在A超市索赔,而这批商品明明只对B超市供了货,陈先生这才鼓起勇气报了案。

  2020年4月中旬,接到陈先生被一伙“职业打假人”敲诈勒索的报案后,下城警方对此高度重视,从扫黑办、刑侦大队、相关业务大队及派出所抽调精干警力迅速成立专案组,展开全面调查。专案组调查中发现,由于受害商家担心“问题产品”事件发酵,普遍存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委曲求全心理,超市、供货商中的受害方真正向公安机关报案的少之又少。专案组实地走访在杭州市及周边地区数家食品厂和20余家大型超市,通过大数据研判,终于将零星线索串联成强有力的证据支撑。经过一个多月的缜密侦查,专案组基本摸清了以吴某平为首的敲诈勒索犯罪团伙的办公地点。

  5月28日上午,下城警方调集100名警力实施集中抓捕,在位于建国北路该团伙的办公地点内,一举抓获该团伙犯罪嫌疑人23名,其中主犯7名,现场起获大量用于作案的问题商品、电脑1台、手机20余部,汽车5辆、并搜查出大量账本、工资表、公章等书证、物证,经初步估算涉案金额近1000万。

  大连:职业打假人被判刑十个月

  “职业打假人”马某为了牟取暴利,先后多次到一些商家购买瑕疵商品,之后以举报投诉相威胁,敲诈勒索所谓“赔偿金”。2019年12月,马某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刑十个月。

  上海:金山法院认为职业打假人为“恶势力”

  2019年5月31日上午,金山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宣判了一起“以职业打假为名”的恶势力犯罪案件,对被告人陈某平、王某权、江某林、江某萍等4人以敲诈勒索罪判处一年至十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该案是两高两部《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发布后,金山法院审理的首起涉嫌以“职业打假”为名的“恶势力”犯罪案件。2018年2月初,被告人陈某平、王某权伙同他人经事先预谋,至金山区朱泾镇某超市,在未发现过期商品的情况下,以回家过年、承诺短期不再来“打假”等为由,向超市工作人员索要食用油、饼干等商品,合计价值共计人民币1000余元。

  2018年10月期间,被告人江某林至金山区朱泾镇某超市将几条临近保质期的无糖口香糖藏匿于保质期较长的口香糖中,2018年11月21日下午,被告人江某林、陈某平、王某权、江某萍经事先预谋,至金山区朱泾镇某超市,分次购买上述已经过期的三条口香糖后,向超市工作人员敲诈勒索钱款人民币2400元。2018年11月22日,被告人陈某平、王某权、江某林、江某萍以“职业打假”身份至金山区朱泾镇另一家超市进行“打假”时,因超市方报警而被公安机关抓获。

  天津:“维权”为名敲诈钱财,“职业打假人”被逮捕

  更早前,2018年3月2日,犯罪嫌疑人孙某某伙同他人在天津市滨海新区上海道“某某进口商品超市”内买走价值2000多元的没有中文标签的进口食品和化妆品后,威胁店主如果不给商品价格十倍的赔偿就向市场与质量监督管理局举报,直至其店铺关闭。店主在被胁迫的情况下交给对方10000元。3月间,孙某某等人以同样手段在另外两家经营进口商品的店铺,分别向店主勒索12600元、5000元。孙某涉嫌敲诈勒索罪,且多次实施犯罪行为,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不具备取保候审的条件,有逮捕必要,因此滨海新区塘沽检察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九条之规定,决定对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

  东莞:职业打假人提数百宗诉讼,索赔10倍被驳回

  顾客王某自称买光了东莞某种进口红酒,还买了其他种类的洋食品,以上述洋食品没有中文标签为由,向东莞法院提起几百宗诉讼,要求商家按购价十倍赔偿。其中有宗官司,是王某起诉东莞市厚街镇某商贸公司,要求退货款2800元并十倍索赔28000元。

  9月20日上午,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审理后当庭宣判,认定案涉红酒没有中文标签,构成标示有瑕疵,王某有权要求商家退回货款并应同时将案涉红酒退给商家,但并无证据显示该红酒存在不符合食品安全的情形或对王某造成损害,该瑕疵也不会对其购买行为造成误导,驳回了其十倍索赔的请求。

  晋江:抓了一批专买过期食品索赔"打假人",涉嫌敲诈勒索,共9人

  刚经营超市不久的刘某就碰上了专业的“明知过期偏要买”人,为此刘某丈夫赔了那些人11900元。当刘氏夫妇把这件“倒霉事”告知同行后,没想到好几家超市都“中招”了,他们把店里的监控调了出来,发现大家遇上的是同一伙人。

  2018年4月19日,,一伙专门选购过期食品,假装食物中毒,利用小超市店主心虚不敢声张的心理弱点,肆无忌惮恐吓索取高额赔偿。该团伙涉嫌敲诈勒索9名成员被抓获,目前9人均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高法:不再支持职业打假

舒嘉颖海外购店被职业打假人敲诈勒索

  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

  法办函【2017】181号

  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5990号建议的答复意见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办公厅:

  现就阳国秀等代表提出的关于引导和规范职业打假人的建议提出如下答复意见,供参考。

  对于知假买假行为如何处理,知假买假者是否具有消费者身份的问题,《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食品安全法》并没有做出明确规定,导致这一问题在理论界和实务界都存在争议。我院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3]28号)第三条规定:“因食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购买者向生产者、销售者主张权利。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食品、药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仍然购买为理由而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该条规定从保护人民群众生命健康权出发,明确了在食品、药品领域,消费者即使明知商品为假冒伪劣仍然购买,并以此诉讼索赔时,人民法院不能以其知假买假为由不予支持。因食品、药品是直接关系人体健康,安全的特殊、重要的消费产品,而该司法解释亦产生于地沟油、三聚氰胺奶粉、毒胶囊等一系列重大食品、药品安全事件频繁曝出,群众对食药安全问题反映强烈的大背景之下,是给予特殊背景下的特殊政策考量。

  应该说,职业打假人自出现以来,对于增强消费者的权利意识,鼓励百姓运用惩罚性赔偿机制打假,打击经营者的违法侵权行为产生了一定积极作用。但就现阶段情况看,职业打假人群体及其引发的诉讼出现了许多新的发展和变化,其负面影响日益凸显。基于以下考虑,我们认为不宜将食药纠纷的特殊政策推广适用到所有消费者保护领域。

  1.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在普通消费产品领域,消费者获得惩罚性赔偿的前提是经营者的欺诈行为。民法上的欺诈,按照《民法通则意见》第六十八条的解释,应为经营者故意告知虚假情况或故意隐瞒真实情况,使消费者作出了错误意思表示。而对于知假买假人而言,不存在其主观上受到欺诈的情形。

  2.从打击的效果来看,由于成本较小,取证相对容易,牟利性打假的对象主要是大型超市和企业,主要集中在产品标识、说明等方面。该类企业往往是同类市场上产品质量相对有保障,管理较为规范的生产经营主体,而对于真正对市场危害较大的假冒伪劣产品及不规范的小规模经营主体打击效果不明显。

  3.从目前消费维权司法实践中,知假买假行为有形成商业化的趋势,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职业打假人、打假公司(集团),其动机并非为了净化市场,而是利用惩罚性赔偿为自身牟利或借机对商家进行敲诈勒索。更有甚者针对某产品已经胜诉并获得赔偿,又购买该产品以图再次获利。上述行为严重违背诚信原则,无视司法权威,浪费司法资源,我们不支持这种以恶惩恶,饮鸩止渴的治理模式。

  因此,考虑食药安全问题的特殊性及现有司法解释和司法实践的具体情况,我们认为目前可以考虑在除购买食品、药品之外的情形,逐步限制职业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为。我们将根据实际情况,积极考虑阳国秀等代表提出的建议,适时借助司法解释、指导性案例等形式,逐步遏制职业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办公厅

  2017年5月19日


标签:海外 外购 职业 打假 假人 
声明:文章转载与互联网,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刻删除。
相关评论

图库精选

联系我们 - 服务报价 - 关于我们